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实用工具
今日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齐鲁地产 » 地产名人 »

吴敬琏:我不担心房价降不下去,我怕它崩盘

来源:齐鲁地产 作者:齐鲁地产 点击: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程度的改变,但也存在一些让人不满意的地方,特别是最近几年,进入21世纪以来,在原有的基础之上又产生了一些新一轮的问题,比如经济转型、房价居高不下、食品安全、官员腐败等等,看似又要爆发一场中国向何处去的大争论。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又有哪些观点呢?

 

体制有缺陷,经济转型就转不过来

 

问:李克强总理在他的第一份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到了“民之所望”和“施政所向”。您觉得在经过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之后,现在的民之所向是什么?民之所望是什么?

 

吴敬琏: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些相当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老百姓的基本愿望就是能够克服这些严重的经济和社会矛盾。大概就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就是所谓的经济发展模式的问题,靠投资拉动的、大量耗费资源的来实现增长的一种经济发展方式不能持续。它造成了许许多多的问题,而且现在变得越来越严重。从最微观的来说,就是资源的浪费和环境的破坏,现在已经到了不能够容忍的程度。人类生存的最基本条件受到了破坏,空气、水、土地,现在的情况都很严重。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体制上的问题。老百姓的一些最基本的追求,譬如说清明的政治,官员们、政府机关的廉洁,这些都做不到。

 

问:这当中最核心的矛盾是什么?

 

吴敬琏:经济体制,社会认知体制。体制上有缺陷,就会造成腐败的蔓延,造成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转不过来,而问题也积累越来越多。

 

问:民之所望就是解决这些问题?

 

吴敬琏:对。施政所向首先就是要找出问题出在哪里,然后找出怎么就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然后用政府的力量和大众一块来解决这些问题。

 

问:比如说经济快速发展,大家都享受到了这个改革的红利,大家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但我们也看到比如说高能耗、高污染的一些项目,也的确给一些落后地区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那么如何去解决这个高速发展和高代价付出的矛盾?

 

吴敬琏:这里我不得不说有一个普遍的误解,认为经济增长和就业、和老百姓的收入是线性相关的,就是说一定的增长速度就必须付出这个代价。这之间的关系不是这样简单的。经济增长是必要的,问题是看你怎么增长,靠什么办法增长,这就是所谓增长方式问题。

 

最近一个例子你就可以看到,去年和今年增速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这一年半的时间。就业呢?就业的情况比前两年要好得多。在我那本书里(《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抉择》)就讲到了当时讨论问题出在哪里,叫体制性障碍。体制性障碍主要的就是政府有太多配置资源的权利,政府把GDP的增长看成政绩的主要标志,这是问题所在。那么怎么办?转变方式。转变方式的核心就是提高效率。

 

我们的产业结构还有问题,所以一般是没有知识的劳动者就业情况好,反倒是大学毕业生、有学位的就业情况很不好,这一原因是因为生产结构有问题。高附加值的、高技术含量的比重仍然太低。我们当然需要进一步改进,但一定要打破那种想法,说是一定要保持多少的增长速度才能保证就业,并不是这样的。

 

运用国家资本做政府该做的事情

 

问:这次改革里面再次把国有企业改革列为改革的重中之重,以前管国有企业叫管好企业,现在要管好企业的资本。这样的一个改变,它背后深层的原因是什么?

 

吴敬琏:运用国家的资本来做政府应该做的事情。这是个方向性的转变,过去是政府官员变成了企业的经理人,这是不正常的,这是搞不好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变化,现在的问题就是看怎么落实了。

 

问:我们都知道民以食为天,但还有一句话叫病从口入。大家对食品安全问题已经到了谈虎色变的状态,您怎么看这样一个问题?

 

吴敬琏: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食品安全,它需要一个系统的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它难在信息不对称,每一个消费者很难知道这个食品到底是安全的,还是不安全的。这个过程中经过许许多多的环节,哪个环节出了什么问题,作为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怎么可能知道?那么,首先,就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要使信息的弱势方能够掌握信息。

 

我们在形式上很早就开始建立了一些机构组织,比如说消费者协会。但一开始好像就有问题,因为消费者协会往往是工业部门建立的,这就是说信息强势方他们掌握着这个协会。加上我们还有一些更大的体制性问题,就是企业往往属于当地政府,于是它就有保护(倾向),往往发生了食品的品质问题,当地的执法机关是保护当地企业的,你去起诉没有用。

 

问:改革开放30多年,人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我们看到我们自己连吃的东西可能都不是那么的放心。

 

吴敬琏:你好像背后有一个假设,好像这一切是因为人的私欲所造成的。这个假设它会导致一些很不现实的结论或者是很悲观的结论。一种结论就会是要想办法消灭利己心,但是这肯定是劳而无功的。

 

人性,不是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绝大部分人大概都存在利己心,所以我还是赞成亚当•斯密的办法,就是说人既是天使又是魔鬼。你先假定所有人都是利己的,没有利他之心,没有同情之心。然后你建立一个制度,就是看不见的手,看不见的手使得每一个人要追求自己的利益,他必须为社会服务,否则他追求不到。

 

这是一个什么制度?就是市场制度。就像他的名言,屠夫不是为了我们的利益卖肉给我们,他是为了他的利益。但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就使他为了取得自己的利益必须给我们卖好肉。

 

另外,要提升人的道德情操,发扬人的同情心,利他之心。

 

要从根本上解决房价,必须把货币控制在适当程度

 

问:您曾经有一个观点说,现在房价居高不下是由于货币的超发。您认为货币超发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吗?这种情况产生的根由是什么?

 

吴敬琏:货币超发最根本的原因在我看来就是增长模式。因为你寅吃卯粮,超过你实际掌握资源的数量,要去用它来支撑增长,所以就会货币超发。改革开放以后,加了一个新的因素,就是用投资来拉动增长的模式,它一定会造成一种情况就是产能过剩和消费需求不足。

 

我们学了日本的办法,就是出口导向,把我们富裕的一部分产品卖到外国去。但再过十年或者更长一点时间以后,所有这些国家都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外汇存底太多。外汇存底多了以后就造成一种压力,本国货币要升值,这样对于原来的经济结构就造成冲击了。

 

出口地区都反对升值,政府往往就响应这种要求,中央银行入市干预,去收购外汇,来把本国货币压住,于是国家外汇储备就增加很多。国家外汇储备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是中央银行用它发的货币去买来的。

 

中央银行货币在经济学上叫做高能货币。几万亿的外汇储备是中央银行发行了几十万亿的货币买的。这几十万亿货币经过银行存款变贷款,贷款变存款的货币创造作用,就形成了将近一百万亿的购买力。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的货币超发。

 

能保值的,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房子。资产市场本来有股票,有房产,收藏品,名画什么。我们的股市又崩掉了,崩掉以后谁都不敢进。于是就更加集中在房地产市场上,就把它弄得很高。所以说,要从根本上让房价落下来,你就要把货币控制到适当的程度。但因为我们的经济在相当程度上是靠货币支撑的,所以你紧缩还不能太快,但它造成的现实问题必须解决,就是人没房子住,这个问题必须马上解决。所以我认为政府应该提供一些比较低价或者是低价出租的房子,另外一种办法就是给低收入者以住房补贴。

 

问:很多普通老百姓都很关心,这个房价会不会出现一个——咱们不说拐点——转折点吧,让这个楼市重新回到让老百姓真正能够消费的那个年代。

 

吴敬琏: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平稳地解决这个问题,正如我刚才说的,你不能要求过激。我现在担心的还不是它降不下去,我是担心怕它崩盘。我想,当局也不会采取措施主动去把这个泡沫捅破。泡沫这个东西最好不要形成,形成以后就要想办法让它慢慢萎缩,所以要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解决没有房子住的人的问题上。

 

你要有东西能够报效国家

 

问:看到过一个对您人生的评价,叫做《多折的人生,平静的生活》。我们来回忆一下你走过的这84年的人生路,最让您感觉幸福是哪一段时光?

 

吴敬琏:在中学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当时对未来满怀着一种信心,虽然那时候条件很艰苦,就是在八年抗战的时候。

 

随着抗战的临近胜利,中国的国际地位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特别是政协、旧政协开会以后,这是所谓和平民主新阶段了,大家希望国家能够很快地发展起来。

 

问:如果说有一个少年中国梦的话,在那个时刻,您在中学求学的时刻,您的一个中国梦是什么样的?

 

吴敬琏:在我们南开中学,我们校长张伯苓,从清末那种非常糟糕的国家状况下就立志通过教育,让我们年轻一代受到好的教育,能够振兴中华。我虽然在南开只念过两年,但这个教育对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南开的大学、中学都是这个校训:“允公允能,日新月异”。就是要使得我们为大众、为民族、为国家。这个思想推动我们,而且要使我们的能力最大化。不但有这种愿望,而且要有这个能力。

 

那时候是满怀信心,不过很快破灭了。原来以为是学好各种本领就能够使得这个国家兴旺发达起来,但是很快就破裂了,内战爆发了,所以,觉得学习没有用了,应该关心政治。

 

问:您的恩师顾准先生,他被人评价是“用自己的生命点燃自己照亮黑暗的人”。他也是第一个提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试行市场经济的。您怎么评价他?

 

吴敬琏:他是中国近代少有的思想家,他自己的人生经历,十几岁就在社会上奋斗,参加了中国的革命运动,同时也对这个革命运动做了最深刻的反思。他的思想到现在应该还是我们的指路明灯。

 

问:他在临终前其实对您是有一段嘱托的,他说中国的神武时代终将会到来。您觉得中国的神武时代该具有什么样的特征?

 

吴敬琏:现在我们正在进入这个神武景气,当然我们还存在很大的问题,积累了很多问题。所谓神武景气讲的就是日本战后的高速增长时期。日本战后的高速增长时期我们最近30年经历过了,虽然还有很多很多不能令人完全满意的地方。

 

问:顾准先生在去世前对您提出四个字:待机守时。这句话到今天已经说过了40多年,那么40多年前您的理解跟今天有什么样的差异?

 

吴敬琏:就是觉得那段时候可能时间还是利用得不够经济。他的意思就是说中国的神武景气是一定会到来的,我们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认真地学习、研究,到这个机会到来的时候,他说:你要有东西能够报效国家。我确实也是忍住了很多诱惑,用了相当多的时间去学习和研究。

 

过度消耗物质财富有何意义?

 

问:您是经济学家,终生在研究经济学、研究人与社会、人与财富的关系。那么在您的价值体系当中,您对财富的理解究竟是什么?

 

吴敬琏:财富,我们平常把它叫做福利,就是人民的福利。财富的意义,就是使得每一个人都能够过一个体面的生活。我不是主张每个人去当什么苦行僧,但过度地消耗物质财富有什么意义?我记得我妈是上海《新民晚报》的老板,她在这里的时候是住在圆明园路的办公室里的。

 

问:您非常喜欢古典音乐,尤其喜爱莫扎特。有没有一个时间段让您觉得音乐给了您力量或者帮助您度过了一段时光。

 

吴敬琏:直到现在应该是这样的。但因为太太退休以后不喜欢,(音乐)干扰她,所以现在听的时间比较少了。我喜欢莫扎特是因为他让你平静下来,用一种爱心来看这个世界,因为我们日常碰到的这种日常辩论、斗争太多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Copyrights©2014 齐鲁地产 www.qiludich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运营机构:齐鲁地产